Sunday, May 23, 2010

shanghai story

[转载] 上海互联网的那些人和事
作者: blue

邵亦波成为上海互联网的第一个优质偶像一点都不奇怪。

  上海从来都不缺少优秀人才,但从履历上看,邵亦波是这当中的最神奇的一个。

  1991年,邵亦波在上海长到17岁的时候,取得了哈佛大学全额奖学金,得以跳级(免读高三)进入哈佛本科读书。邵亦波是建国以来,获全额奖学 金进读哈佛本科的第一个中国人,也是该届所有哈佛新生中获全奖的四人之一。1995年,邵亦波以“最高荣誉”毕业,哈佛1600名应届毕业生中,只有名列 前12位的优秀生才能进入“荣誉会”,邵亦波是这12人中唯一一位中国人。

  毕业后,银行家后代的邵亦波去了波士顿公司工作,两年后,被公认为公司“最优秀雇员”之一,获送进哈佛攻读MBA,哈佛读书的最后一个学期,邵 亦波是帮新加坡政府做一个调查,调查的结果是在当地不适合做电子商务,但同时邵亦波判断在中国做电子商务一定行,于是,1999年6月,邵亦波决定回国, 创办易趣。

  邵亦波当时在美国的时间多一些,于是他找来他的同学,也是哈佛毕业,但已经回到国内工作的谭海音来做易趣的CEO。

  谭海音本科是在上海交通大学念的,工业外贸系。这个系还出了一个互联网业界名人——黄明明,后来跟着蔡文胜做265和网际快车。黄明明的下铺是 个叫毛向辉的人,毛向辉和黄明明同屋但不同系,毛向辉读的是上海交通大学计算机系,曾任职于英特尔(博客)公司架构实验室,后来创建了易方软件公司。

  毛向辉很认同精英创造世界的成功模式,但到上世纪90年代末,他渐渐发现,商业公司有可能从事和公众利益背道而驰的事情,毛向辉加入了国内第一 批用行动实践纯粹blog理想的人群,这里的blog和现在随处可见的个人日志是完全不同的形态,blog最早的时候,是一种关注一些网络前沿文化的部落 式技术站点。

  毛向辉真正意义上的大面积为人所知,是他以维众创业投资集团(中国)有限公司(UCI)副总裁的身份,促成了分众传媒在纳斯达克的上市,江南春 因此一夜暴富,毛向辉的名字也被广为传扬。王建硕当时还劝过毛向辉别冒险,因为“分众这个项目又不酷又不新”,但现在,这已经是上海滩上的又一个财富神话了。

  王建硕也 是上海交通大学毕业的,1995年,王建硕从洛阳考入上海交通大学自动化系。作为中国最早接触互联网的一小撮人中的一个,他对计算机技术的痴迷帮助他很轻松地拿到了 微软的offer。1999年,王建硕在大学毕业后踏进了微软位于徐家汇美罗大厦里的GTSC(微软全球技术支持中心)办公室,一待就是近6年的时间。2005年 3月1日,eBay在全球80个城市推出了在线分类信息站点,“客齐集”作为其中之一在中国亮相,王建硕出任该项目的负责人。

  不过,让王 建硕名声大噪的还不仅仅是他的微软出身和“客齐集”总经理的身份,而是他那个访问量惊人的个人博客(blog)。开始是用英文记录上海的日常生 活,到2003年年底时加入中文版本的博客日记,时不时传播一些互联网领域的技术现象。

  王建硕接 触互联网是在1998年,他还在上大三,他通过一个互联网公司提供的个人主页服务,创建了自己的个人主页,而且总能排到点击率排行榜的前列。上海有一位叫 做刘小光的海员是他的忠实观众,崇拜之余两人约了见面。几次接触之后,刘小光萌生了创业的想法,于是拉上王建硕一起成立了一家小公司,专门给别人制作网页,这就是现 在曾经先后成为3721和百度等公司上海代理的上海火速的雏形,就连上海火速的公司域名还是王建硕的一位室友起的。

  和邵亦波、谭海音同时期从美国回来回来的还有两个人,一个叫唐海松、一个叫常东升,他们后来共同创办了亿唐。唐海松绝对是上海的异类。他不穿西 服,头发一般是摩丝支撑着的立体形状,脖子上系着丝巾。在亿唐的“明黄一代”概念即将推出的前期,他会把手下叫进自己的屋子,把脚翘在桌子上,问:“你知 道明天的上海是什么颜色吗?是黄色!”

  不过,至少在大部分上海人看来,邵亦波是互联网的第一偶像,他年少成名,外形俊朗,身家过亿,有童话般的爱情故事,万众瞩目,众人期待。邵亦波 在1999年的回归也正式宣布了上海互联网的第一次起浪。由于邵亦波的大头神童的美名传遍上海滩,因此,对于他的回国创业,上海的媒体给予了超乎寻常的关 注,邵亦波也乐于借此机会介绍和宣传他的易趣,顺便为整个互联网做布道工作。

  上海互联网还有一个神童式的人物——梁建章。

  1984年,天资聪慧的梁建章考入复旦大学少年班,那年他15岁,即便在这个天才云集的班级也没让梁建章呆多久,一年后,梁建章考取佐治亚大 学,四年后,梁建章拿到他人要用七年时间才能读下来的硕士学位,进入Oracle,这一年是1989年,梁建章年仅20岁。

  梁建章不仅天才少年,还洋溢着诗人气质。在回答著名的《普鲁斯特问卷》关于你认为最完美的快乐这个问题时,梁建章给出的答案是:寻世界之美,求 艺术之真。梁建章的办公室布置得象书斋一样,他自己写了一幅对联,挂在办公室:水土不定定同路,风雨无常常携程。

  梁建章没几年申请回到Oracle中国做技术支持,一家协成的公司是Oracle的合作伙伴,因此,梁建章认识了这家公司的老板,季琦。

  1985年19岁的时候,季琦从江苏如东贫寒的农村考入上海交大,走的是一条外省青年艰苦奋斗最终大获成功的典型道路。初到上海,连普通话都不 会说,直到现在季琦还自认分不清前、后鼻音,一说话就能让知道他不是上海人。

  说起季琦,接触过他的人的统一描述是直爽、讲意气。他喜欢开快车,他的车一定是马力强劲的车,所以拥有大切诺基,甚至还拥有带有宝马底板的长江 牌军用三轮摩托。关于季琦的一个段子是:在他那辆大众途锐上,他坐在司机旁边,像个驾驶教练,口授着各种驾驶技巧、施加各种号令。司机见前方路口红灯,便 选择右转改道,季琦说:“红灯么,穿过去就好了。”

  细腻的梁建章和率性的季琦很容易成为朋友,他们互补,他们都出身名校,都在美国呆过(季琦1994年前后跟着妻子带美国陪读了一年),都关心而 且喜欢讨论中国的未来,当然,两个人也会不断的讨论起是不是一起合作着做点什么。1999年3月,这两个人又凑在上海徐家汇建国宾馆旁一家新开张的上海菜 餐馆里,他们很自然的讨论起是不是一起做个网站,于是有了合作做携程的想法。

  最终选择做旅游,还有一点就是梁建章和季琦本身就是个旅游爱好者,两个人那段时间经常开着车到处到上海周遍的地方去玩。从心开始,做自己最喜欢 的事情,携程就这么诞生了。

  在考虑新公司做什么的时候,梁建章和季琦也在琢磨着扩充创业团队,他们一起想到了一个人,沈南鹏,梁建章在美国的相识,季琦的同届校友。沈南鹏 正在四处投项目中,当梁建章和季琦找到自己的时候,二话没说,一拍即合。携程公司最开始注资100万,其中梁建章和季琦各出20万,各占30%股份,沈南 鹏出资60万,占40%的股份。其中沈南鹏是有溢价的,季琦后来开玩笑说:谁叫他有钱呢?

  开办旅游网站的计划,在三个人不断的讨论中越来越成型。不过,他们三很快发现,他们还缺少拼图的最后一块:梁建章是做技术和咨询出身的,沈南鹏 做投资银行,季琦自己开公司,没有一个人了解他们即将从事的行业——旅游。这个团队还需要第四个人,一个熟悉旅游行业的人。

  这个人很快被梁建章和季琦找到,这个人就是后来担任携程CEO的范敏,当时上海大陆饭店的总经理。1965年出生的范敏是四个人最年长者,他的 人生本来四平八稳:1983年考入上海交通大学,1990年管理硕士毕业,进入上海老牌国企新亚集团工作,期间还有机会到瑞士进修酒店管理。

  就这样,这四个个性不同,经历相异的人,组成了一个创业团队,这四个人中,季琦有激情、锐意开拓;沈南鹏风风火火,一福老练的投资家做派;而梁 建章偏理性,用数字说话,眼光长远;范敏善于经营,方方面面的关系处理得当。这个团队中,季琦有极客气质,能闯,敢于创新,沈南鹏从资本的角度不断做推 手,梁建章海归背景,通晓并遵守全球通行的商业逻辑和法则,范敏是个好商人,善于做商业价值发现并实施。一个团队里,融纳了我在《中国互联网史》中里不断 提到的、最具典型性的四类成功者,失败的概率真的很小。

  携程团队中的四个人,三个上海交大,一个复旦大学。这应该是上海最具备影响力的两所综合性大学,其中也是上海互联网牛人聚集度最高的两所学校。

  复旦还出过两个互联网牛人,一个是曹国伟,新浪现任CEO,复旦大学新闻系高材生,后来去美国读了财务,在新浪先做CFO,再做CEO。他和另 外一个在上海念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前学生会主席的江南春是2008年12月新浪分众并购案的两个主角。

  复旦大学的另一个互联网牛人,或者说是最出名的一个姓陈,大号陈天桥。1990年,陈天桥考入复旦大学经济系,在这里,他结识了自己的创业伙伴 ——瞿海滨。

  陈天桥有个弟弟叫陈大年。陈大年关注网络的时间比他哥哥更早,大约在1997年前后,他就建立了自己的网页,是上海最早的一批建立自己网页的 人。需要说明的一点是,陈大年当时的技术背景非常不错,在盛大创业之前,他曾在上海金星网络公司做技术。

  最早发现并放大陈大年的是我在电脑报的同事廖丹,笔名歪歪。歪歪写的一手好文章,他在电脑报上的《歪歪线报》以及在宫玉国时期的 Chinabyte上《唐朝故事》这两个专栏都足够经典,历久弥新。

  歪歪后来创办了《大众网络报》,曾经的网络游戏第一平媒。歪歪后来也去了上海发展,他辗转于盛大、EA等诸多全球级别的网络游戏公司之间。歪歪 也是中国网络游戏圈里关键人物之一,光通杨京收购火石,就是歪歪在其中牵的线。对了,光通虽然是广州发家,但后来搬迁到上海。

  因为盛大,基本上网游公司都云集上海。史玉柱到上海来了,腾讯最开始运做凯旋,也是在上海陆家嘴安营扎寨,朱骏更是夸张,在张江和陈天桥做邻 居,盛大向左,九城向右。

  盛大的另一个创始人谭群钊也是个技术高手,他是在技术论坛里与陈大年认识并成为好友的。1976年生人的谭群钊1996年毕业于华东理工大学, 受陈大年的鼓动加入盛大,并后来做了盛大的CTO,并在唐骏后接任盛大CEO。

  盛大是上海滩最大的传奇之一,也成就了不少人。

  我们《知识经济》曾经做过一个封面《上海没有中关村》,我曾经推荐刘韧采访我的老朋友、上海茂立的毛建伟,毛建伟带刘韧参观他的别墅,毛建伟说 每个房间都不是他买的,都相当是别人送的,汉卡热的时候毛建伟在和史玉柱、求伯君做生意,杀毒软件热的时候毛建伟是王江民老师的合作伙伴,《传奇》热的时 候,毛建伟是盛大的重要代理之一,上海申花的许多队员都玩《传奇》,毛建伟喜欢交朋友,给这些球员提供免费点卡,球员中玩的最上瘾的一个叫张玉宁。

  2008年11月金山20周年的峰会,毛建伟在美国上他北大博士的海外课程,没能相遇,但见到他的兄弟,中国软件和游戏渠道业的另一个化石级的 人物邱东,这两兄弟都是游走各路大侠之间的主,有故事,好人生。

  云风在他的自述中提到陈大年没有上完大学,其实不然,陈大年就读的是一所新加坡的私立学校,相对灵活和自由而已。范鼎也是这个学校毕业的,他们 两曾经是同桌。范鼎也是Pchome创始人之一,并担任过总经理的职位,不过,由于最早的创始人何铭和后来的CEO李宗伟在Pchome的股份从来没有清 晰过,虽然Pchome在卖给Cnet的时候卖了个好价钱,但范鼎和他的伙伴们并没有能拿到应该属于他们的那份。范鼎和曾经与陈大年、谭群钊并称为 Dephi论坛三杰的曹晓刚一起做一家垂直搜索聚合的公司,而李宗伟刚刚收购了康盛的电子商务业务Ecshop,继续做着他的电子商务平台提供商的新创业 之梦。

  和上海一贯的管制和服务并举的治理路线相承接的是,上海热线也在1996年推出了一项对上海乃至中国互联网具备推动性的大事情,免费提供服务器 和带宽服务,前提是你必须提供内容,以其子频道的身份出现。

  在这个平台上,产生了高利民和证券之星、天骄游戏工作室(这个工作室的一些人也成为九城的主力)、晨昀品网、Pchome等多个在全国都有影响 力的网站。

  其中最有名的一个是索易,这个网站当时与网易齐名,是中国最著名的电子邮件杂志提供和运营商。索易的创始人之一的任向晖当时还只是上海对外贸易 大学一个大学学生而已,但他却是中国网络广告的第一代,Intel和微软在索易的文字广告连接是中国最早的网络广告样本之一。

  任向晖是中国网络广告领域难得的智者之一,他离开索易后创办了一个在小圈子内很有盛名的网络广告先锋,这个网站后来经合伙人杨伟庆先生的得力经 营发展成业内首屈一指的艾瑞网,杨伟庆与任向晖都是1998年毕业的,杨伟庆毕业于华东理工。

  我在2008年11月曾经在上海与任向晖有过餐叙,他目前正在运营梅花网。任向晖帮我就《中国互联网史》的网络广告的部分进行梳理,相当的有价 值。我们都很小心翼翼的提起了我们的老朋友——索易公司的CEO,另一个创始人陈锐,陈锐于2008年上半年英年早逝,肝出问题。

  我们相约,来年,要去陈锐的墓前拜上一拜,说这话的时候,我和任向晖都别过头去,怕泪满而出眶,直到今日,想想都很感伤。希望来年去看陈锐的时 候,陈锐不会笑话我们,更不会怪罪我们当年的怠慢或无奈,那时,我们都年少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