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1, 2011

sub class women

因题目夺目而读的文章,只能说,远比我想象的要震撼。

--------

下等女人  from 一个人是一座岛


下等女人


五十多岁的麦姬是生活在英国乡间的一个普通家庭妇女,在丈夫离开人世之后一直独自生活,她唯一的亲人是独生儿子一家。星期天,儿子会开车来接上她,然后两 个人一起去看望正在医院住院的小孙子,这是麦姬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人,但是他得了绝症,就要死去,唯一的治疗希望在遥远的澳大利亚,然而他们很穷,也没有 办法筹到钱,于是麦姬在城里四处乱转,期望找到一个工作,多少帮上点忙。结果她误打误撞进了一家夜总会,老板正好从日本引进了一项新业务,征“新手”为客 人专门打飞机,干这个工作不需要年轻貌美的身体,只要在隔间的小圆洞的另一头,用双手为男人们服务即可。于是麦姬硬着头皮应承了下来,开始了她的性工作者 的“新生活”。

这是英国电影《洞里春光》讲述的故事,这个身体已经发福,一脸纯真和怯懦,柔顺内向的女人,虽然开始的时候,是那么的胆怯,害羞,不知所措,却没有改变自 己善良可爱的天性,她把她的“办公室”墙上挂上家里带来的小油画,桌子上摆上鲜花,把给客人用的廉价的润滑剂换上自己精心挑选的品牌。她的温柔和用心,使 她成了城里最神秘的妙手“艾琳娜”,她的门外排起长队,最后她不仅赚到了给孙子治病的钱,还赢得了夜总会老板的爱情。而最难能可贵的是,她至始至终都没有 向任何人撒过谎,别人问起她的时候,她只是拒绝回答而已。因此当最后隐情被揭开,面对朋友,邻居,儿子的纷纷指责的时候,她平静坦荡,不卑不亢的应对了这 一切,因为她坚信自己不是个卑贱的女人,她也并不软弱,她反击那位摆着高贵POSE嘲讽她的昔日好友说,“我知道你和我丈夫的事,我也知道你多么喜欢被鞭打。”到此时此刻,观众才知道,她的内心曾有怎样的痛苦和忍耐。

无独有偶,最近看到一则报道,是讲芬兰的一个妓女,在刚入行的时候偶尔遇到过几次身有残疾的客人要求服务,她发现这些残疾人实在是太惨了,有些人连手都没 有,于是也就不能手淫。从那以后,她立志为残疾人服务,经常会先帮残疾人洗澡,完事之后,再帮残疾人打理好才离开。她就这样一直做到了55岁。 看到这则新闻,令人感慨不已,我想起在《洞里春宫》中有一段,麦姬因为工作太卖力,手臂得了“手枪肘”,(这行的职业病。),她对为她看病的医生说谢谢的 时候,那位老迈的医生说,“不,应该我说谢谢,能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我想这位芬兰的女士,她也许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也有很多不幸和痛苦,但是她给这 个世间带来的哪怕一丝温情,温暖了他者的灵魂。这当然不是世间男女的那种鱼水之欢爱,但你说这不是爱吗?不,我想这是大爱。

世人将女人分为三六九等,从事性工作的女人,无疑是这个社会最下等的女人。但是古人亦有言:“不俗即仙骨,多情乃佛心。”我喜欢这句话,也喜欢这种仙骨佛 心的人,所以我也喜欢并尊重麦姬和这位芬兰的女士,不管在别人的眼里,她们是不是低贱的女人。在我的眼里,她们都是上上等的人。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