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9, 2011

immigrants

从editor那儿看到的一篇讲移民的文章,很有意思的视角。

其实人都差不多,拿房子当心灵安全底线的并不只有亚洲人。

from maoheihei
"
今天突然想起来,写一写。我内部转岗之前的那份工作需要研究一些总公司内部已经安装的系统,其中一个系统的管理员在加拿大,但是刚好去年9月来芬兰开会。这位同事C的移民经历给了我很深的感触。

C先生本是英国人,在英国分公司工作。他部门新上司上任,是加拿大人。上司不喜欢remote team,命令整个team都搬到加拿大驻扎蒙特利尔。本身这个team属于行政型的功能,就算住英国也是一天到晚出差,所以其实住哪里都没有区别。于是 C先生顺从地带着老婆孩子搬家了。
几年下来,C先生已经彻底不愿意回英国了。
原因
1 这份工作十分稳定,C先生很喜欢自己的职业,可以一直做到退休。C先生并没有任何理由要回英国,他又不用替父母养老担忧。
2 蒙特利尔是美丽的城市,住得十分舒坦。相比之下,C先生的家乡(忘记是哪个城市了)就是脏,乱,破,暴力频发,不适合生活。
3 C先生买了大房子,这在英国的家乡不可奢望。
4 学校质量不错,生活环境也非常适合养小孩。两个孩子(第二个是加拿大出生)跟着回英国度假时,对英国表示十分唾弃,为自己是加拿大人自豪。
5 C先生自己业余当英式足球教练,带了一队少年踢球。他谈起自己的球队时,能够看出来他跟孩子们感情很深。

C先生是我见过的少有的品质高贵的白人。他真心地认为哪怕就是印度仆人都应该被平等地礼貌地对待。这种真诚是伪装不出来的,尤其是在我这种犀利的怪物面前。
这样的移民才是所有国家和政府都想要的。这样移民决定显然是正确的人生选择。

附送第二个移民故事
我现在的分公司的同事奥地利人B先生,如同不幸流落芬兰的大多数外国人一样,是为了芬兰老婆离开了祖国。老婆十几岁时去奥地利交换与他相识,二十几岁他们搬来了芬兰,开始在中部工作,后来换工作搬来西部这个三线城市。
B先生芬兰语流利,明显比我好。他是管工程师的经理,手下有10来个人,他手下还有一个小头目,再下面还有10来个人。B先生在家跟老婆说德语,是老婆要求的。老婆说,从认识开始,谈恋爱一直用德语,突然换成芬兰语,不自然不舒服。
B先生很不喜欢目前的公司管理层。同时,公司里也有一些人不喜欢他。我是很喜欢他的,很直爽一个人。但是,B先生不打算离开目前的公司。
B先生买了大房子,带游泳池。上班开车只要5分钟,下班后有大量时间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他感叹说,在家乡萨尔兹堡,这样的房子不可想象,离家这么 近的工作也不容易得到。芬兰老婆生了第三个孩子后就做了家庭主妇,一家子过着典型德语国家的生活,他们并没有像芬兰人一样过日子,也没有亲近的芬兰朋友。 B先生的妹妹则比较搞笑,嫁给了嫂子的兄弟,所以他们一大家子你来我往过得很开心。
简单来说,除了对工作不满意,B先生基本还是满意自己的移民决定的,主要满意原因在那栋带游泳池的大房子。以我对公司的状况分析看,B先生不会被失业,就算真失业了,再找一个工作难度也不大,他的优势是双语,工作经验也有份量。

呃,不得不说,我无法理解一个房子就能满意的人生。
"

Friday, May 27, 2011

home trip ends, holiday off, work on

Back to Helsinki, back to work.

A wonderful trip home.

I love you, Mum and D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