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29, 2011

law and democracy

这样的文章 尤其是来自学者  很少看到了


民主法治与柔性诉求
By 李志文
政 治体制的形成与转变是社会结构的一环,而社会结构是受自然环境、科技条件、历史过程的影响。当然,政治体制也会影响科技条件与历史过程,甚至政治体制能影 响自然环境。举个切身的例子,我们的长江三峡水霸就是现有政治体制的产物,这个水霸会影响整个长江的生态环境,甚至影响世界的气候变化,这就是混沌理论的 蝴蝶效应。
做为一个有社会良心的知识份子,我们对社会改革的建议要有短期的可操作性及长期的进步效果。没有前者就流于不负责任的空谈,没有了后者,就是愚蠢,成为伤害社会的败类。
 当西欧与北美的少数国家与地区在18世 纪初进入了工业社会,长达数千年的农业社会架构就受到冲击,而逐渐瓦解。这个过程一直延续到现在。今天,朝鲜就还是一个典型的帝王专制农业社会,而中国的 西藏就是被压制的神权农牧社会。台湾、香港已经进入了商业社会,中国沿海已经进入了工业社会,其余地区还是在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过渡。这些社会不是不想 变革,尤其这些社会的领导人都梦想成为带领改革的英明领袖,受人民爱戴,而成为历史人物。
这些梦想成为英明领袖的中国人物包括慈禧、光绪、袁世凯、孙文、蒋介石、毛泽东、一直到现在的胡锦涛。其中最幸运的是孙文,这个海龟书呆子,用他的思想,与对欧美的亲身了解与观察,引进了民主法治的观念,但是没有亲手拿到政权,也就没有真正的动手做过。就如吴湘相写的《孙逸仙传》, 孙文掌权的零零碎碎的日子里,他也是个愚昧的暴君。但是他早逝,他的思想影响远远超过他的政绩,让他成为百年来,各类军阀、暴君、独裁共同尊敬的先驱。
政治牵扯到重大利益重分配,用我们居家过日子的小仁小义来做道德标尺,政治赢家没有一个是好东西。文艺复兴时期,人类史上最有见识的政治学者,君王论(The Prince) 的作者帕契奥力(Luca Pacioli)指出君王的道德规范是异于平民。我们平民眼中的阴险毒辣都能成为君王的美德,也是君王一定要遵守,否则就丧生的潜规则。吴思的那本畅销书《血酬》的想法就是从君王论借来的。
在农业社会与工业社会,当全国人民主要成分是文盲,君王的真实行为与心态是不能明说的。关于这类的书籍都是绝对禁止的。因此在农业社会,及工业社会初期,如果信息开放,所有的当政集团都是犯罪集团,人类历史上的君王都是血腥、谎言、仁慈的复合体。
民 主法治是商业社会的最优政治体制,可不是农业社会的最优政治体制。连这一个简单的道理,我们人类都要思考了两百年才有少数的几个人弄明白。我自己就是在这 几年才理出一点头绪,这个世界好像没有其他什么人有比我更清楚的想法。四年前,我在浙大开了一门“商业社会与现代中国”就是为了与学生讨论这个问题。三年 前在清华开了同一门课。我会在我的博客上,讨论这些想法,整理自己的思绪,有了更清楚的认识,才出版成书。
假定我的命题“民主法治是商业社会的最优政治体制,可不是农业社会的最优政治体制”是对的。那么中国是应该思考民主法治的问题了。中国,尤其是沿海地区,终于走进了工业社会,台湾、香港、上海还走进了商业社会。有了就问:为什么不包括北京?
北 京还是一个农业帝国的首都。北京市依然农民味十足,是因为整个中国的大部分地区还是农业社会。有些边缘地区还是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农业社会。有什么 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领袖,中华人民共和国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农业帝国,连我们的政府组织都与满清的省州道县,军机六部能对号入座,细数渊源,还能直奔 秦汉。
虽然我们的尖端科技能力已经几乎超英赶美,中科院、工程院、清华、北大、浙大的一些成就,一些学者,摆在世界舞台上,峥嵘耀眼。但是我们的校办、院办、系办,还有清晰的明清余韵。我们父母叮咛孩子的还是金榜提名、升官发财。只不过是现代的金榜是GREGMATCPA CFA, 而现在的升官发财是投行、四大、CEO
思想教育是应该从下到上,体制改革是应该从上到下。没有好的小学算数根基,中学代数就只能靠死背公式,到了大学微积分、实变分析就一步也走不动了。没有一个现代国家领导人的选拔监控体制,中国社会就还是九品中正、等因奉此。
没有一个适合现代商业社会的民间组织与政府架构,中国就还是停在农业社会的效率与心态。
政 治与社会的革新是与虎谋皮,具有爆炸性的危险,充满了邪恶与血腥。哪有一个老虎会乖乖的让人剥皮?世界上的民主法治进程,除了英美,没有一个是轻松干净 的。就是英美,美国还来了个独立战争与南北战争,英国还有个国王查理一世被砍了脑袋。在农业社会,政治的邪恶与血腥是无法避免的。在中国,台湾的国民党终 于从虎背安全的跳了下来,民进党的陈水扁驾着五千年历史的政治机器,在转弯中,甩了交,用他的牢狱为中华千年帝制赎罪。而中国共产党还骑在虎背上。
做 为一个完全没有政治野心的纯学者,我的任务是启迪民智。我的成功在於自己不坐牢,国家不动乱,我的中华民族,脱离了农业社会的无知血腥与虚伪。我要与我的 同胞好好的谈,不遭血腥的脱离农业社会是可能的,如果我们懂得民主法治的柔性诉求。在世界上,已经有好几个成功的案例,印度的甘地,南非的曼德拉,美国的 马丁路德金,波兰的華勒沙。
我 举一个柔性诉求的例子,美国的黑人民权运动。美国是农业社会帝王专制气息最小的国家。美国公民的祖先,从五月花开始,都是厌恶农业帝制的剥削,而千里迢 迢,离乡背井。他们的独立运动也不是因为真正想独立关门做皇帝,而是不愿意被剥削。但是不劳而获,剥削欺压是人的天性。五月花的子孙自己自由了,民主了, 但是人类剥削欺压的天性不改,把自己不愿接受的痛苦转嫁到不同肤色的人群身上。
黑人争取民权,是从他们有第一个识字的黑奴开始, 从第一个客串的传教士开始。一开始,就得到一些白人知识分子的支持。人权思想是与独立思考有不可分割的关系。独立思考与工业革命、民主法治有不可分割的关系。帝王专制与人民的愚昧、隔离、无知又不可分的关系。
下面的这首歌“支持我(stand by me )”是个情歌。歌手金本 Ben E King)是在美国最大、最污秽的贫民窟哈林区长大。在1961年成了全美国第一名的畅销歌曲。是我读大学时候着迷的歌曲。这一类的歌曲以后被称为灵魂歌曲(soul music ), 带着悲沧柔情的诉求,无奈、苍凉。这类的灵魂歌曲让黑人站上公众的舞台。那之前,黑人的舞台是农场、厨房。那之前,就是黑人歌曲也是白人用黑油墨涂脸装扮来唱的。
这黑人灵魂歌曲,颤动了白人的灵魂,尤其是白人teenager (十二、三岁的小青年)的灵魂。也就在这个时候,马丁路德金博士带着他的追随者,用白人教他们念的圣经,唱着白人孩子爱听的歌,柔性的重复说一句话,请给我们做人的权利。也在这个时候,一个开卡车的白人司机普莱斯里(Presley)将灵魂歌曲的特质,转化成摇滚,疯狂了、颠覆了所有白人中产阶级的客厅。五十年后,美国出现了一个黑人总统 Obama
进入商业社会绝对不是以暴易暴的农民革命能做到的。只有和平理性的手段,直入人心的柔性诉求才能得到民主法治。
为了避免血腥,民主法治的诉求的两个工具是音乐与幽默。各位观看美国、英国电影、电视的时候,一定感觉到,欧美的总统、首相、州长都像赵本山,没有三句话就一堂轰然大笑,就别上台。
政 治是资源的重分配,没有一个人愿意吃亏,个个用尽浑身解数占便宜。开始的时候还装腔客气,慢慢的火气就上来,然后就动手挥拳,还不过瘾,就动刀动枪,最后 满地尸体,最坏、最没有良心的人做了皇帝。农业帝国的皇帝没有一个好东西,秦始皇的焚书坑儒是在两周五百年的厮杀之后,没有良心的念书人终于悟出来,做农 业帝国皇帝的最佳制度设计,为了一己一时的荣华富贵,教那些不念书的土匪如何当皇帝。当然这些混蛋也都没有好结果,一时的富贵,满门的抄斩。
人类一定要从这恶性循环中挣脱出来。五百年的探索与挣扎,我们有了初步的答案:民主与法治。在民主法治的争执中,一定要加上幽默。人类经过50万年的演进,在大笑中,是不会杀人的,在大笑的五分钟里面,聪明的人可以在幽默中悟出弦外之音, 箭不出弦,就有挽回的余地。一个不懂幽默的民族是没有能力得到民主法治的。
下面是我们中国人的骄傲。一个匿名的作者,设计制作了一个影音片。中国人能有这样的幽默,民主法治就有了希望。
2011.128. 带着李志文班去Langston (杜兰政治学教授) 家吃中国年夜饭之前。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