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21, 2010

再说大学英语四六级

by Hecaitou



昨天又是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的日子,Twitter上看到一段网友Hugh写的词牌:《江城子---哀英语四六级 》:

发下卷子正心凉,一紧张,词全忘,似曾相识,何意却不详。听力词汇两茫茫,看阅读,泪千行。步出考场见同窗,都一样,很受伤,如此成绩无颜见爹娘。只待明朝发榜日,接绳套,系房梁。

有敏锐的读者指出,“绳套”应改为“鞋带”更为妥帖。我理解他们的意思,大学让人感觉是牢笼,却又脱逃无望。类似《铁窗泪》这样的歌曲,放在大学宿舍里唱从来都很应景。看来,在我毕业十二年之后,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依然让许多学弟学妹头大。这是为什么呢?

昨天网上遇见一位斯坦福大学的白人哥们,席间大谈中国人英文水平的提升和中国经济水平的飞跃。可在我看来,有那么多人每年都为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寻死觅活,如何见得中国人的英文水平提升了?或者,真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精通英语,只是闭了嘴在一边开心地看着其它人嚷嚷?我想,大概中国人里英文水平不错的家伙应该始终维持在某个固定比率。之所以觉得人多了,那是因为多年来累积下来的人的确增加了,未必是这个比率发生了多大变化。所以,该寻死觅活的继续寻死觅活,该抿嘴偷笑的继续抿嘴偷笑。

过不几年,就会掀起一次声势浩大的废除英文考试运动。认为中国人必须学习英文是全然错误的,起码英文考试成绩不应该和学位、职称挂钩。否则,这就构成了对中国文化的公然藐视,以及对平等就业的公然破坏。可是,迄今为止我一直觉得强制性的大学英语教育是教育部为数不多的德政之一。这些年里,它们收了很多钱,倾向于一手交钱一手给文凭的交易模式。强制修习一点英文,让一个人的四年大学教育多少能获得一点点益处。

鉴于我们都是可怕的现实主义者,作为一个进入职场12年的员工,我不会给出学习英文的建议,不过我想谈一下掌握英文的好处:

就我目光所见,凡是敢于吐槽两句英文的家伙,大都获得了更多工作机会和晋升可能。如你所见,我并没有说“精通英文”,而是用了“敢于吐槽”四个字。言下之意是说,你不需要真的英文很好,你只需要装作英文很好的样子,机会就要比别人多。迄今为止,在中国的各行各业里,大学生已经泛滥成灾,但是能说英文的人还是凤毛麟角。许多人可以在CET考试中拿到很高的分数,但是他们依然不敢开口说话,要么是担心自己的语法不正确,被人抓住痛脚当面残酷侮辱。要么是担心自己的发音奇怪,远远没有达到录音带上的标准英音或者美音的效果。直接的后果就是举国都是哑巴英语,比中国人口音更重的印度人勇敢地担负起了电话转接中心的工作,愉快地大赚美金。

在21世纪的第9年,我可以负责任地说:中国人普遍过高肯定英语能力。如果一个黄皮肤黑眼睛的人能够说一点英文,哪怕是恬不知耻地张嘴就来一段 Chinglish,会被视为一种巫术,证明此人具有某种超乎寻常的能力---连鬼子的话都能说。进而,一个黄皮肤黑眼睛的人能够流利地说一口英文,哪怕在英美人士耳朵里听起来全是洋泾浜英文,此间的中国人士也会认定这样的人物具有更高的学识,更强的学习能力,以及更好的个人品格,也更值得让人信赖,足堪重用。天呐,丫英文那么好,一定是个人才!

是不是人才,主要看的是给不给机会。只要给机会,一个人很难不成为人才,除非本人的确存在智力上的重大残障。而如果根本没有机会,根本没有舞台,人才可以在人堆里慢慢沤成人渣。英文可以带来这样的机会,一开始的时候,你也许只是被用作翻译一下国外小家电的说明书,以免领导大人把丰胸按摩器当做了电动牙刷。接下来你可能有机会出充当花瓶,接待一下外国友人---放心,贵公司肯定还会聘请专业翻译,不会让你跳出来挑大梁。即便挑大梁也没什么关系,反正他们彼此之间听不懂对方说了些什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而且最后都得感谢你。最后,你就真是个人才了,你出席过各种场合,精通各种英文说明书的小家电,关键是你观察过各种项目和活动的进程,对此非常熟悉,你不是人才谁是人才?

所以,为了尽快升职加薪,我个人建议一定要通过大学英语四六级的考试。而对于剩下的那一小部分人而言,学习英文是了解外部世界的必要手段。如果你自己不想酱死在同一种文化之中,还想了解一点不同观点和新知,那就一定要学好英文,四六级考试结果反而只是个必然的副产品。

每年考试完毕,总有人哭喊着要上吊。有上吊的时间和勇气,不如想一下美好将来,努力通过考试。或者,高教出版社应该所有的英文教材里附赠一根鞋带。

No comments: